央广网宁波9月27日消息(记者 张雯雯 通讯员 李一园 徐卫明)“港口是宁波最大的资源,开放是宁波最大的优势。”十年来,宁波市税务部门按照国家税务总局和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充分发挥税收职能作用,深化改革创新,助力宁波“港口经济圈”澎湃发展,融入世界经济大潮之中。

泱泱东方大港,与税制改革同行

海风骀荡,汽笛长鸣,在宁波舟山港长长的海岸线上,集卡车辆往返穿梭,龙门吊升降腾挪,一艘艘货轮进出繁忙,全球各类商品在这里交汇,它们既通往世界各地,又深入到祖国各个角落,经济脉搏在东海之滨蓬勃跳动。

2015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2000万标准箱。2020年,宁波舟山港率先恢复生产,“V”字形反转曲线展现出强韧底气。2021年,宁波舟山港年货物吞吐量突破12亿吨,连续13年蝉联世界第一。截至到2022年8月底,集装箱航线总数达302条,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的600多个港口。

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着税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让宁波舟山港再次乘上东风,向世界强港迈进。

“那是2012年12月1日的凌晨,我在宁波舟山港第二集装箱码头单证中心,见证财务人员开出了宁波市首张货物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心情非常激动。”宁波市税务局第三税务分局税源管理一科退休干部陈国庆回忆道,首票的开出意味着“营改增”试点工作在宁波正式启动。

支持有力,发展有底,营改增的减税效果立竿见影。政策实施半年后,宁波舟山港集团实现整体减税3000余万元。“我们还充分享受大宗物流仓储设施用地城镇土地使用税减按所属土地等级适用税额标准的50%计征政策。”该集团财务人员李娜告诉记者,这项政策对土地面积大而分散的港口企业来说降负显著,2016年以来,该集团在宁波舟山港片区共减免城镇土地使用税2.35亿元以上。

十年间,宁波舟山港吸引了马士基、地中海、达飞海运、中远海运、长荣海运等世界航运巨头前来码头停靠或设点,“选择宁波舟山港的理由很简单,它是全球航线最多的港口之一,更是当前‘一带一路’的重要枢纽。近五年来,我们在宁波舟山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增长了近50%,现在已有70余条航线挂靠此港。”宁波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船代部负责人高峰说道。

在港口运输生产蓬勃发展的同时,宁波舟山港着力打造的“智慧港”建设也取得长足进步。在疫情的冲击下,世界多个港口出现货物积压、船舶延误的情况。面对严峻复杂的疫情防控形势和外部环境压力,宁波舟山港利用数字港口GIS平台等一大批自主研发的生产经营管控系统,通过大数据和物联网来提高效率,缩短船舶等待时间,加快集装箱出运,创下了令世界惊叹的“宁波速度”。

宁波港信息通信有限公司是“智慧港”建设的幕后功臣之一。该公司财务负责人蒋建清告诉记者,近年来,税务部门叠加出台了各类减税降费税收优惠政策,尤其是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红利不断加码,不仅减轻了企业在资金上的压力,还激发了企业加大对“智慧港区”系统建设的研发投入。自2018年以来,企业累计享受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减免、研发费用加计扣除、软件产品增值税即征即退、境外服务收入免税等各项税收红利达6255万元。

厚植开放基因,走向世界的中央

宁波因港而兴,作为开放型经济大市,又有着雄厚扎实的制造业基础,外贸一直在宁波的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十年间,宁波市进出口总额以年均7.8%的速度递增。全市进出口总额从2012年的6096.3亿元,到2021年的1.19万亿元,规模增长近1倍,有进出口实绩的外贸企业数量从1.3万家增长到2.4万多家,超亿美元企业突破270家。

数据昂首向前的背后,既有无数宁波实业家“千军万马闯市场”的决心和韧劲,也有税务部门不断提升出口退税办理速度和管理效能的努力和担当。

“我是十年出口退税大提速的最好见证者。”在东方日升新能源公司,刚履新资产管理部副总监,曾担任公司财务部门负责人十多年的王根娣这样说道。亲历了东方日升规模由小到大、实力由弱到强的大发展,也见证了出口退税办理资料从有到无、速度由慢到快的大转变,王根娣用“退税速度更快了,资料更简了,服务更优了”来评价税务部门出口退税工作。这十年,东方日升销售额增长了近10倍,业务遍布海内外,光伏组件出货量位列全球第六。

从2013年开展生产企业单证无纸化申报试点以来,宁波市税务部门接连推出了出口企业分类管理、外贸企业审批权下放、全面无纸化申报、电子退库项目等一系列接地气、高质量的服务举措,如今,出口退税平均办理时间压缩至3个工作日内,无纸化申报税额占比达到99%。

“十年间,出口退税速度从次月到如今的次日,税务部门以持续提升的退税办理速度换取企业更快的资金周转速度。”浙江省政协委员、宁波江丰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力军称赞道,“这十年,我们出口销售额增长约10倍,累计办理出口退税逾亿元。国家还加大了政策支持力度,企业部分产品的出口退税率由5%提高到13%,这让我们研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有了更多信心和干劲。”

伴随着疫情反复冲击,叠加全球经济变数、地缘冲突的影响,在这样的世纪考题下,宁波市税务局通过“大数据”赋能,“云服务”加码,推进智能化电子税务局建设。“我们完善出口退税申报模块,扩大‘免填单’范围,不断提升‘智能配单’精准度,通过系统整合使出口企业报送资料减少超4成。”宁波市税务局第二税务分局局长任立军介绍道。

宁波市税务干部面向个体工商户开展“送服务、办实事、促发展”活动(央广网发 金丽玲 摄)

2021年以来,宁波市税务部门在全市推行出口退(免)税备案单证数字化管理,优化和拓展“非接触式”“容缺办理”等出口退(免)税服务,对全市外贸实效企业、一类出口企业、大型骨干外贸企业等龙头出口企业实行“一企一人”定点联络员制度,开辟绿色通道,实行退税“即报即审”。

一系列服务措施,一连串提效数字,使宁波外贸企业“拥抱”世界,有了十足的底气。据统计,十年间,宁波市累计办理出口退税5047.98亿元,规模居全国第6,助力宁波市2021年成功跻身“外贸万亿之城”。今年1月至7月,宁波市办理出口退税达449.64亿元,同比增长9.6%。

稳立时代风口,深耕全球朋友圈

如果说,不断提升的出口退税速度是宁波通达全球、货畅四海的“右手盾”,那么护航企业“走出去”则是宁波站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上风口,扩大开放水平的“左手矛”。

越南胡志明市往西北50公里,有一处工业重镇——西宁省鹅油县。百隆东方股份有限公司的越南工厂,就设在该县福东工业区内,每天,有超过400万吨纱线从这个工厂发出。2012年,百隆东方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号召,远赴越南设厂。目前,越南百隆已实现营业收入42.83亿元,较投产初期翻了十番。

百隆东方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董奇涵回忆道,在“走出去”初期,由于对海外税务环境的复杂性及国内外税收法规、征收管理的差异性欠缺了解,企业面临着不少阻碍和风险。宁波市税务部门第一时间将越南投资环境、税收政策法规和应对策略编印成《投资税收指南》,从规避境外税收风险、享受协定待遇、解决境外税收争议、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等角度,为企业提供个性化税收政策咨询服务。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税制千差万别,企业财务人员业务能力无法满足企业境外涉税需求,而我们则要提供最精准的境外税收政策帮扶,以帮助企业避开‘税收暗礁’。”宁波市税务局国际税收管理处负责人钱正平说道。

宁波人对待开放的“胃口”没有止步于境外投资,他们还将目光对准了跨国并购,走出了一条深度全球化的“宁波路径”。

2013年,舜宇集团收购了镜头领域传统巨头企业柯尼卡美能达的手机镜头生产基地,一跃成为全球顶尖的手机摄像头模组供应商。“我们非常慎重,聘请专业中介机构做了尽职调查。”该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马建峰回忆道,“税务部门也及早介入、全程参与,协助我们不断细化收购方案,提醒我们不但要注意此次收购与企业发展战略的契合度,也要熟悉当地的税收法律法规。” 政企合力之下,舜宇集团成功实现了预期收购目标,迈出了“走出去”的坚实一步。

由于海外项目众多,对外支付是舜宇集团财务部长程光星日常工作中需处理的高频业务。“以前一个大合同至少要付汇二三十次款,需要办理同等次数的对外支付税务备案。2020年,对外支付税务备案简化政策实施后,现在只需通过电子税务局填报《服务贸易等项目对外支付税务备案表》,凭编号和验证码就能办理付汇,非常方便高效。”程光星介绍道,简化备案后,舜宇集团已完成对外支付业务41笔,支付金额38.72亿元,单笔业务办理时间压缩到5分钟,享受协定待遇减免税额1.83亿元。

宁波市税务干部在海曙区高端金属掩膜版项目工地现场了解施工状况(央广网发 徐王健 摄)

十年间,宁波市税务部门递交了一份护航企业“走出去”的高质量答卷。积极打造“外税通”国际税收服务品牌,建立常态化税收政策推送工作机制,将税收协定待遇、对外支付税务备案便利化措施等政策宣传融入日常工作,积极策划开展多场“走出去”企业对话,编写《“走出去”税收指引解析》《中东欧十六国税制概览》等国别投资税收指南,为企业把好“政策脉”、控住“风险关”。

这十年,宁波企业跨国投资经营和海外并购的金额和数量呈现几何性增长,截至2021年,宁波市共有827户居民企业实现境外投资,境外投资总额达216.51亿美元。

编辑:刘欣莹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